聿酒。

【雷安】蔷薇于明日凋零

06.

雷狮回到船上,现在已经是傍晚,佩利手里还拎着从城区扫荡的食物。

“老大去哪了?”帕洛斯问道。

“教堂,”雷狮想了想,又补充了几句,“天神教的牧师在给人洗脑,这个国家的国王是个小孩子,然后我看见了格瑞和星月魔女。”

“星月魔女?”卡米尔右眼微微眯起来,他思考时一向如此,“大哥怎么知道的?”

“她告诉我的,她也知道我是谁,不过今天先不管了,”雷狮看了一眼窗外密布的乌云,“今晚上登格鲁估计有大事发生,所以咱们先宿在船上。佩利把东西分一分……给我两份。”

海盗团的众人又看着自家团长端着吃的往书房走,从特意给安迷修找星月魔女时他们就觉得有点不对劲,更何况昨天自家老大竟然为了安迷修改了自己的口味,真是可怕极了。

雷狮拿钥匙把门打开然后轻车熟路的进去,把饭扔在书架前的木桌上,

安迷修的眼前。

“……明天我想上岸。”

雷狮紫水晶般的眼睛亮了亮,“我今天上去看过了,那里有教会的人。”

什么意思不言而喻,安迷修咬了咬牙,“我不跑。”

“你拿什么保证?”

“我遵循的道义是不允许我这样背信弃义的。”

雷狮看着他,他也看着雷狮,两个人都不说话。

“……好。”

安迷修惊讶于雷狮竟然同意的这么快,也惊讶于自己竟然承诺不跑。不对,安迷修甩甩头,明明就是遵循骑士道。

“吃饭吧。”雷狮起身,丢下这句话就带门走了,门……似乎没锁。

安迷修看着被带过来的食物发了会呆,直到自己肚子叫了一声才开始准备下口。

雷狮站在甲板上吹海风,海风是带着重重的潮湿的气味的,可能也有点血腥味。不难想象,格瑞既然回来了,那么登格鲁教会统治的时期也该结束了。再说星月魔女也在,不难想象她会搞什么事。

然后他就觉得身后占了个人,劲风擦耳而过——一枚粉色的星镖。

“……星月魔女。”

“晚上好啊,海盗团的团长雷狮大人,”凯莉黑色的斗篷被风吹开,里面是粉色的及膝长裙,“我知道你在想什么,骑士长脑子里确实被主教装了什么东西。”

雷狮脑袋一歪,“要我请你喝一杯你再说吗?”

“……你这人太无聊了,还是金好玩,”凯莉拨弄着自己的长发,“是魔核,你知道吗?其实教会很多人脑袋里都会有这个东西,当然骑士长是最成功的例子。因为他对主教,对教会,不,应该说是骑士道足够忠心,不像别的人一样太容易受到外界蛊惑,魔核给他传递的思想与自己的想法不符,魔核就会反噬,最开始的表现是头痛欲裂,在之后嘛……我见过的都是被教会杀了。”

“……你有办法?”

“目前的办法成功率不到三分之一,”凯莉挑眉,“不过你知道凯莉小姐从来都不做没有报酬的事。”

“你想要什么?”

“这件事我想请你去岛上谈,就现在,你愿意吗?”

“有什么不愿意的,赶紧。”雷狮把挂在栏杆上的海盗服随手一披,从栏杆上越过去,跳到对岸,“往哪走?”

“……教堂。”凯莉召唤出自己的月刃,跃上去坐在月亮上,心里却撇撇嘴,那么快干嘛。

教堂里没有人,只有几点烛火摇曳,里面还有些血腥味没有散去。

“好了,可以开始愉快的谈事咯,”凯莉坐在月刃上,没有丝毫下来的打算,“我想要的报酬就是,在我们的行动里,你们出份力。”

“围剿教会?”

“差不多吧,观察这么久我觉得你的目的与我们在根本上是一致的。”

雷狮打了个响指,“凯莉小姐你当我傻吗?我们该出的力都出了安迷修被你治死了怎么算?”

“凯莉小姐从来不做没有报酬的事,也不做没有打算的事,”凯莉从月刃上跳下来,“再说摆在您面前的机会只有这一个,能不能治好是一回事,会不会治是另一回事。”

雷狮冷哼一声,“没事了吧。”

“看来您是同意咯,那么明天见,凯莉小姐也想看看被海盗头子维护的骑士长先生的英姿。”

 

乌云在第二天清晨时散去了一些,雷狮带着海盗团的人和安迷修上岸,安迷修就跟在雷狮旁边,卡米尔走在最前面,最后面的是佩利。

临近中心城,教会的呐喊声愈演愈烈。

内容大抵上是抨击登格鲁的王权,说他们残杀教会太多人,他们不会有好报的。

安迷修问雷狮,我们要去哪?

雷狮好笑的看了看他,你想去哪?教会吗?

安迷修被噎的很厉害,后面的佩利忍不住笑出声。

去皇宫。雷狮漫不经心的回答道。

看着安迷修的表情佩利又开始笑。

安迷修在怀疑今天的出行到底是否正确,但是这里确实有着一些很重要的事情需要他亲自见证。

比如国王被害一事也有登格鲁的插手,不过大概是阻止一方的,在雷狮给他的资料里是这样的。还有教会的真面目,他目前最执着的问题。

皇宫就在中心城区的最中心处,不过那里也与废墟差不了多少,尤其是教会,昨夜格瑞带着皇宫里一批私藏的军队拆了教堂,在凯莉与雷狮会面之后。

拆的那叫一个彻底啊,尤其与旁边在风雨中屹立不倒还显出点沉淀千年的恢宏的皇宫相比。

“噗——那个叫格瑞的还挺有意思的。”雷狮夸赞似的来了一句。

安迷修在中间尴尬的想走。

“既然来了,就上来吧。”格瑞冷冰冰的声音从城墙上传来,接着就听见一个极具活力的声音。

“格瑞格瑞快来快来!”

天啊,安迷修抬头看见顶着皇冠的金发男孩,这国被整成这样估计也不全是教会的事,这孩子没带脑子吧?

城墙之后是皇城,也没有想象中那么辉煌,但恢宏的气势是有的。金格瑞凯莉三个人在一个看似是接待室的地方等着他们。

“你们的来意,凯莉跟我说过了。”格瑞开口。

“那就别啰嗦了,开始开诚布公的谈吧,你们想怎么围剿教会。”雷狮单手撑着下巴,另一只手的食指曲起在桌子上有节律的敲打。

等等!安迷修整个人有点懵,作为一个教会亲任的骑士长,他看着四周的人在围剿教会方面的跃跃欲试,这样真的好吗?

tbc.

评论

热度(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