聿酒。

【雷安】雾里看花

雾里看花

现代AU BE

2000+

纯意识流 看着玩吧

 

00.

雷狮看了看自己无名指上的戒指,突然想起了一个人。回忆斑斑驳驳,却像海浪一样向他袭来。他忆起从高二转学来后的自己和安迷修,所有一切都针锋相对,学习,篮球,跑步……几近一切。但两人也因此走在了一起。

 

01.

那时在班里,他们是因为一次期中成绩并列第一而互掐的,结果下次就是雷狮超过了安迷修。

中午吃午饭的时候,雷狮心情格外好地戴上耳机,似是自言自语,“班里那群人又要看不顺眼我了。”语罢还耸耸肩。

安迷修的语气透着无奈,“你就不能不把世界当成你的假想敌?”

雷狮沉默许久,“有吗?不是你一直在跟我比吗?”

安迷修笑得有些喘不过气,“我什么时候跟你比了?一直都是你在乐此不疲。”

自然是看不顺眼了,雷狮可是从H市转来的家境富裕的雷家三少爷,将来是要继承家业的。大家本以为他是觉得Q市分低才来,没想到竟然和大学霸安迷修一样并列第一,第二次竟然超过他位居年级第四,不少人说他做弊,明里暗里都对他指指点点。雷狮本就性子傲,对此无甚理会,那群人反而更是坐实了他的罪名,更加肆意妄为。只有安迷修,平常跟他说说话,虽然多数是互怼。

临近高考,安迷修问他选什么专业,雷狮说学经济。

安迷修眼睛亮了亮,说,好巧,我也是。

“我考Q大哦。”

“Q大就Q大。”

 

02.

“其实,”雷狮开口,“在H市读书时就有人说我靠父亲得脸,当时年轻气盛决定自己努力做出点成绩,没想到到了这里也是这样。”雷狮坐在天台上,边喝汽水边晃腿。

“至少我又不是这么觉得。”

话没说完,X高的校花就走过来向雷狮递了一封信,“雷狮同学,我喜欢你,希望你能收下我的心意。”语罢,校花还回以一个甜美温婉的笑容。

少女的发香铺面,是一股清新的薰衣草味。

“容我拒绝,”雷狮冷眼看着,然后从天台上跳下来,看也不看校花一眼就走到了树荫处。

安迷修歉然一笑,“抱歉,”然后也跟着雷狮跑到树荫底下,两个人都没再理会校花。

“高中我不会接受任何女生,”雷狮说,“谁知道校花有几个对象。”

安迷修笑得大喘气,“明天校花说不准会传遍学校。”

“……呿。”

然后第二天,安迷修才知道昨晚上校花找人堵雷狮,叫来七八个人,结果雷狮第二天照常来上学。

 

03.

高中生活结束,两个人也顺利考上Q大。大学的两个人好巧不巧又是同班,还是同宿,依旧针锋相对,包括大学毕业后,在相同的工作领域,在同一个公司。

 

04.

再之后,雷狮对安迷修说,在一起吧。

安迷修好笑的说,行吧,勉为其难跟了你这个恶党。

雷狮眉眼一横,“安迷修你给我赶紧的!把这些文件整理了!”语罢甩下一沓文件转身就走。

“是是是,雷三少爷。”

谁也没有看到对方弯起来的眉眼,彼此却都心照不宣。

 

05.

再之后,就是安迷修觉得最幸福的事。

他们一起去安迷修的表妹安莉洁那里,订了一对戒指。安莉洁是著名的设计师,每一样新款戒指在全球

范围内只有一件。

他们的戒指也简单,银质的指环,一只在外环刻上了一柄锤子,一只在外环刻上了一对双剑,内环都是L&A。

 

06.

再后来,他们同居了,庆幸的是雷狮父母对此没有过大限制和束缚。也许是公司在两个人手里被经营的很好。

房子的钱是两个人平摊,在郊区的一栋别墅。安迷修说城区太躁,人难以静下心,雷狮也就随他,卡米尔也在H市上大学,周末也就回来一起住。

 

07.

再之后,雷狮不想往下回忆。他依稀记得那是一个还下着雨的午后,他跟安迷修说晚上想吃火锅,让他赶紧去买。

安迷修在沙发上踹了他一脚说,滚,自己去。

雷狮往安迷修腰上掐了一把,你看你,腰上都有赘肉了,赶紧活动活动,就这么定了,你去买。

安迷修也懒得跟他犟,反正家里几乎啥活都自己承包,也不在乎再跑一趟。

刚下过雨的H市格外的清凉,窗外是一片雾蒙蒙的,那是一个夏天。

 

08.

雷狮在家里等了很久,久到仿佛一个世纪,才听到安迷修的电话打来。他接起电话就是一顿狂骂,安迷修你他妈怎——

“请问是雷狮先生吗?”

电话那头清冷的声音告诉他这不是安迷修,他立刻刹住车回道,“是我,请问……”

“这位先生现在状况很不好,请您来市中心的医院吧。”

那边说完便扣了电话,雷狮耳边仿佛响过一阵巨雷,震得他脑内一片空白。

那边……说什么呢?

 

09.

医院显示的结果是,安迷修查出了什么绝症。雷狮赶到的时候他还在昏迷,浑身上下插着管子,安莉洁也站在旁边。

医生走过来跟安莉洁和雷狮说话,说病人现在身体状况十分不稳定,建议留院观察,之后还要准备手术,让两人商量下做个决定。

两个人就在病房里等了足足两个小时,安迷修才有了点意识。

雷狮抓着他的手,两个人无名指上的戒指在灯光下闪着莹莹的光。

“雷狮……?”安迷修嗓子哑哑的,安莉洁在那边赶紧端过来一杯水。

“安迷修,你给我活下去……听到没。”

安迷修扯出来一个笑,然后松开雷狮的手。

 

10.

做了手术以后安迷修病情也没有好转,雷狮跟安迷修说,回家吧。

安迷修点了点头。

他们回到那个他们自己买的郊区的房子,雷狮把全套的医疗设备买回家。

安迷修说,不用装了,没必要。

是啊,没必要。雷狮点点头,紧紧攥着安迷修的手。

 

11.

安莉洁找雷狮谈了件事,是在一个下着雨的午后。

这让雷狮很不舒服,他不喜欢雨天,更何况是下着雨的下午。

安莉洁说,你是他爱的人,你舍得让他这样受罪吗。

雷狮不说话,但是握紧了拳头。

安莉洁说,你给他个痛快吧。然后给了雷狮一把枪。

 

12.

雷狮当场摔了茶盏,但是枪还是没有扔。

 

13.

雷狮一个晚上没有睡,在凌晨四点左右进了安迷修的屋子。

安迷修还醒着,他咳嗽了好几下,屋子里有点血腥味。

屋子里昏昏暗暗,雷狮轻悄悄走过去,还没到跟前,安迷修把床头的灯打开了。

然后看见了手里端着枪的雷狮。

 

14.

“呀……雷狮……你……”

“安迷修,”雷狮坐过去,扯起他的领子,把他拎起来,吻上他的唇。

他们互相交换着唇齿间的唾液和空气,像互相索取温暖的野兽,他们都没有想停,却心有灵犀般一起停下了动作。

安迷修摸上雷狮的枪,也好,他说,死在你手里总比被病魔吞噬了强。

雷狮还是没说话,但他却沉沉的端起了枪。

 

15.

枪被架在安迷修的太阳穴上。

安迷修扣下了扳机。

 

16.

砰。

 

17.

然后,万籁俱寂。

18.

他把安迷修葬在他们别墅的后院,坟头正对着他们共枕眠的房间的窗户。

他在安迷修的坟旁种满了薄荷。它们的香气在整个后院扩散着,而他们卧室的窗户也总是开着。

屋内也是一片薄荷的清香。

 

19.

雷狮很多以前的同学都在问他结婚了为什么不带家里人参加聚会什么的。

雷狮笑着摆摆手,说,他喜静,没事跟你们瞎闹腾什么。

说着说着他捂上自己胸前埋在衣服底下的戒指,那是安迷修的那一枚,被他永远的挂在胸口。

 

20.

每个下雨的午后,雷狮总喜欢在外面走,不管什么时候。

他在茫茫的雨雾里,在寻找着什么。

也许是一朵花。

也许是一个人。


Fin.

评论(6)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