聿酒。

【雷安】蔷薇于明日凋零

这几天高考下分查成绩什么的……好烦躁 好烦躁

05.

其实安迷修的头疼只是一时的,他后来也没细想什么别的问题,在他醒来时他躺在床上,衣服被换了,还给盖上了被。

然后他看了看窗户,外面是一片乌烟瘴气。

这是哪?他爬起来,把身子向窗户那探过去,那好像是一座岛屿,乌云缭绕着围住了这座岛,里面能看见若隐若现的光,在很高的地方,也许是城堡。

他从床上下来,然后走到书架前,他翻阅地图,大约判断了一下,这里也许是登格鲁岛,或者说是,登格鲁国。

安迷修之前多少知道点登格鲁国的历史,那是一个信教的国家,不过最初是不信天神教的,后来不知怎么的又信了,但是它毕竟位于边境,与中心大陆相隔遥远,主教也就没多留意。

想着想着,他又看见木桌上的一沓资料,上面有很多标标画画,有些字迹看起来张扬跋扈又不失潇洒落拓的应该是雷狮的,那另外那些工工整整的估计是卡米尔的,对于国王被杀王权倾颓教权鼎盛一事他们的看法就是主教杀了国王,虽然具体的过程他们并没有推测出来,但是有些证据还是被找到了。真不知道该怎么说他们,对于王室的秘密那么了解。

“不过我倒是对这事有点印象……”他兀自嘟囔着,然后察觉到船好像停了,接着他就看见海盗团的四个人上了岸。

也是,安迷修想,估计都在防着自己吧。然后他就打算再看看资料,关于国王被杀一案的详细资料,他觉得自己能想起来什么东西。

 

“大哥,骑士长已经醒了。”

“让他在船上待着吧,”雷狮回头瞥了一眼舷窗,已经没人了,“登格鲁外面的乌云与教会少不了联系。”

卡米尔应了一声,就走在最前面,一路上直到快到中心城了,依旧没遇上什么人,整座岛屿笼罩在乌云下,仿佛身在诅咒中。

“这么安静?”帕洛斯开口,“老大,我怀疑这座岛上没个活人。”

雷狮不做理会,就继续往前走,这座岛不大,走了大概两三个小时就到中心城,接着就看见了宫殿,宫殿旁是教堂。

教堂的灯一闪一闪的,仿佛在迷雾中为人们指引方向。他们能听见颂歌从教堂里飘出来,声音不小,看起来整座城里的人都在这做礼拜。

“又是教会,”雷狮压低嗓子说了一句,“我进去看看,你们……随意吧。”

卡米尔决定去前面不远处似乎有人的糕点店看看,佩利叫嚣着要打架,帕洛斯就跟着他边逗他玩边防止他搞破坏。雷狮想了想,雷神之锤就不必拿了,他只是去看一看。

他站在教堂的最后,里面是乌压压的一片人。他们穿着天神教的祭服,白色的,后背有一个红色金边十字架,最前面站着的应该是牧师,还有一个浅金发色的男孩,他头冠红色的丝绒礼帽,身披浅金的披风,他拿着权杖,他应该是这里的王。

又是一个被教权左右的王权的例子。雷狮咬了咬牙。

浅金发的男孩名叫金,他知道这个名字。他的姐姐曾是登格鲁的女王,曾经一度引领登格鲁踏上繁荣昌盛的道路,但是他姐姐突然销声匿迹了很长一段时间,主教盯上了这片富饶之地,他派兵攻打这座岛屿,趁虚而入,一举控制了局面。当时的金被迫继位,实则毫无实权。

他还有位发小,大他两岁,叫格瑞,但他也不见了踪影。格瑞非常强,教会这几年在找他,但是愣是没找到。

其实格瑞在极北之地,雷狮曾经与他打过照面,不过估计快回来了。

他听着台上那个还未成年的孩子的诵读声,他的声音很温和,但却失去了活力,而台下乌压压的人群也只是低低的应和。

这个国家,死了。

“王国之中但凡存在不信天神教者,岛上的乌云就不会消失,这是天神给予你们的惩罚,”牧师义正言辞的讲着,仿佛在试图挽救着这个半死不活之国,“你们之中肯定还存在着叛教者,别为了自己的私心害了整个国家。”

乌压压的人群中顿时兴奋起来,他们嘶吼着说对魔女处以火刑,砍了叛教者的头颅。

雷狮看见金的眼神暗了暗,心想这孩子说不定还有点脑子,这还有救。

这是牧师突然对着雷狮的方向喊道,“谁在那!给我滚出来?”

乌压压的人群一起回过头,雷狮看见他们的眼眸了无生气。他们不会在说我吧?他想着,手背在后面召唤雷神之锤,结果眼前突然闪过一丝残影,绿色的剑光将一片人带倒。

“格瑞!是格瑞!”金冲着银发的男子喊着,声音中还透露着欢呼雀跃,金的身后突然出现了一个长发少女,纤手一挥一片星镖就冲着牧师飞去,血花飞溅,“金,脑子是个好东西。”

“啊,凯莉!”

“哼,”凯莉看了一眼金,“真是难为你这个智商在跟教会周旋。”

“哈哈哈……毕竟是你和格瑞说的嘛!”

“金,”格瑞砍翻了牧师以后过来揽了一下金的肩膀,“……辛苦了。”

“诶?”金愣了几秒,然后又抱了格瑞好久,嘴里嘟嘟囔囔说着什么。

凯莉表示我需要护目镜。

雷狮早就扛锤子走人了,不过那个凯莉……反正还要在这待上一段时间,不着急,现在应该去找卡米尔他们会合了。

他脚刚踏出教堂,就飞来一片星镖,上面还有字条,你是不是有什么事要来麻烦可爱的凯莉小姐啊?备注:我可是你要找的星月魔女哦。

雷狮回头看了一眼,少女水晶蓝色的眼睛也同样也在看他,他眼睛眯缝起来,少女却露出了微笑。

你好啊,海盗团团长。

那微笑仿佛在这样说。

tbc.

评论(5)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