聿酒。

【雷安】蔷薇于明日凋零

03.

雷狮也不说话,就这样看着他。

安迷修看着那双波澜不惊宛如一潭秋水的紫水晶样的眼睛,忽的想起两人从见过之后雷狮的眼睛从来都是充斥的被仇恨支配的狠厉,可能也有些别的情绪,但他看不出。但是现在,他的眼睛里什么都没有。

他想要什么?他想知道什么?他会信我说的话吗?

“没有,也……有。”

他看见雷狮的眉头挑了挑。

“主教任命我去讨伐雷帝国……那他们总不可能是无辜的吧?”

雷狮突然站了起来,力道大的差点将座椅掀翻,座椅像是风雨中漂泊不定的小船一样晃来晃去。

他甩门出去了,然后给房间上了锁。

安迷修能听见卡米尔询问雷狮怎么样的声音,但雷狮没有回答。

然后他们的脚步声远去了。

这两天海盗团带给他的冲撞太刻骨了,先是主教一方在为非作歹滥杀无辜,而海盗团这方倒是什么都没做错?他的脑子里雷狮的话挥之不去。

他开始犹豫,他所坚持之道是否正确。

他清楚的知道,他动摇了。

 

“主教大人,骑士长安迷修似乎归顺了海盗团,”装容华贵的白衣祭司单膝跪地,向眼前一身红衣的主教说着,“应该如何处理?”

主教瞥了他一眼,“过来。”

白衣祭司依言过去,主教对他说,“唐,我的孩子,安迷修只是为你我铺路的石子,何必现在管他?他该死的时候会死的。”

“可是这几年海盗团这几年横行霸道收买了不少人心……”

“若安迷修真的‘叛变’了,那就正好不用给他找其他的必死的理由,”主教露出了阴狠的微笑,“可是他脑中最根深蒂固的还是我告诉他的教义,只要他有一天存活于世,他脑子里的魔核就会控制他的思想,唯我是从。”

“父亲英明,可是为什么现在不立国?”

“时机未到,等到立国之日,就是安迷修丧命之时,现在对外表明我们坚信骑士长不会叛变,他会替我们消灭邪恶的海盗团。”

 

消息传播的倒也很快,几乎当天就传遍了整个大陆,四处都是歌颂教会歌颂骑士长的颂歌,高呼正义必将战胜邪恶。

当然也有一片反对的声音,认为骑士长如果真是投靠了海盗团才是弃暗投明。

雷狮自然也是知道了教会的态度,呵呵,虚伪。

“主教竟然是选择了相信安迷修?真是人心诡谲,”雷狮翘着腿,坐在他的另一个书房,其实这才是真正的书房,另一个只是个办公用的,现在躺着安迷修,他听完卡米尔的话,惊讶的语气却也掩饰不了他的早有预料。

“所以大哥,我们,为什么不杀了骑士长?”

“他要死了我们也会受到教会名义上的追杀,现在好歹算个保命底牌,”他看了看虚拟屏幕上的航路图,“先离这里远点吧,海盗团现在可能需要销声匿迹一段时间了,哦对,给你的海盐芒果奶昔,加冰了。”

“下船买的吗?”卡米尔接过奶昔询问了一句,看见雷狮点点头,“谢谢大哥。”

然后雷狮把他的帽子摘下来狠狠蹂躏了一番他的头发。

他忽的想起当年他刚被领回来的时候,所有人都不待见他,只有雷狮,每次都把他护在身后。

他记得有次他在藏书阁里看军事政治方面的书被雷狮看见后,他大哥似笑非笑的问了一句,你也想抢国王的位子吗?

……没有的,大哥。

雷狮当时也没吱声,就看着自己看书,然后从背后变发术似的拿出一块玫瑰馅的松饼,给,刚才从晚宴上拿的。

那时候他们都还小,雷狮也许是想让自己多吃点,也可能觉得小孩子都喜欢吃甜,所以每次都拿甜点来。

而恰巧的是自己也喜欢。

但他想要一直追随雷狮并不是因为甜点。

他看着自家大哥肆意蹂躏的手,“……大哥。”

“噗哈哈哈,卡米尔你现在才像一个小孩子。”

“我已经十八岁了。”卡米尔拿回自己的帽子,一口一口的啜着奶昔,好甜。

从甲板上传来佩利的咋呼声,还有帕洛斯的笑声。

“过去看一眼佩利又闹什么妖。”雷狮随手就把海盗服披在肩上,就像当年披着皇子的红披风一样,随风卷出了一股凌厉的气势。

甲板上的佩利在冲着一条蹦跶上来的大鱼尖叫,一旁的帕洛斯嘲笑他,“胆子跟牙缝一样大。”

“说的好像你没被吓到一样帕洛斯!”

“我可没咋呼啊。”帕洛斯笑得一脸和善。

“今晚上喝鱼汤吧?”雷狮在后面说了一句,“清汤的。”

“附议。”卡米尔啜了一口奶昔然后说。

“附议。”帕洛斯笑着说。

“啊?不放生吗?”佩利说。

“傻狗。”帕洛斯开始笑。

“附议。”雷狮举起了手,然后指使佩利把鱼扛到厨房,今晚上他来做鱼。

“好久没吃大哥做的饭了。”

“好久没吃老大做的饭了,”帕洛斯接完话又继续说,“老大今天怎么着,寻着乐子了?”

“算是吧。”模棱两可的答案,“行了行了,你们爱在这吹风就在这呆着,离下一个岛多远?”

“下一个是登格鲁岛,估计再一两天吧。”

“我担心教会的势力找过来,总之尽量快,避着点。”雷狮抛下话就走。

当他来到厨房的时候,发现案板上根本放不下这条奇尺大鱼——可能十个案板能放下。他去找了平常卡米尔炼药的超级长的锅,这才勉强放进去。

雷狮的手艺挺好的,虽然在皇室的时候自己没动过手,王国被灭后可能也是想自己不能为难自己吧,也就学会了做饭。不过一般他口味都挺重的,但是在海上淡水实属珍品,他也就克制了自己一下。

不过今天说清淡也就是清淡。

海盗团的其他人估摸着他进去了一个来小时就出来了,当然先飘出来的鱼汤的鲜美气息。

“有肉吃啦!”佩利率先咋呼。

当然帕洛斯毫不留情的接了句傻狗。

四个人坐在船舱的餐厅吃鱼,吃到一半雷狮走到厨房又拿了个大碗盛了碗汤,递给卡米尔说,“你给那个傻逼骑士长送过去吧。”

“哦。”

之后雷狮就继续吃继续喝,有时候跟帕洛斯一起调侃佩利。等卡米尔带着空碗回来以后他就自己起身往书房走。

“老大这是怎么了?”帕洛斯问了一句。

“不知道,”卡米尔如是回答。

tbc.

02.http://clover1015.lofter.com/post/1d176857_10375231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