聿酒。

【雷安】蔷薇于明日凋零

·有辆小破车

02.

“带着你的骑士道去死吧。”雷狮对着骑士说着,像是想到了什么好玩的事情,他咧开嘴笑的得意恣肆,猛然间欺身而上,一时间镣铐的声音琅琅作响,他一把扯下骑士的领带。
http://clover1015.lofter.com/post/1d176857_10375d68
第二天早上,骑士像往常一样按着生物钟醒来,浑身剧烈的酸痛让他回忆起昨晚的浑噩之事。太荒谬了!看来他到最后确实是被做的断片了……
之后他发现衣服是新的,床单也被换了,自己的手也没有被镣铐锁住,枕头边有一张纸条。
那是什么?好奇心驱使骑士拿起来过目:
你昨晚上真棒,小美人。
“哟,醒啦。”
安迷修这才发现自己整个被换了个屋,不知道这是哪,总之不是昨天那个阴暗的小牢房。然后,才发现,雷狮一直坐在那。
“大哥,可以进来吗?”卡米尔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进来吧。”
随着门被推开,一股甜腻的香味也随之而来。
“……那个,骑士长先生?这是早餐……”卡米尔端着一盘子意大利面,上面红色的酱汁散发着诱人的气味。
骑士长看了看盘子里的意大利面,又看了一眼雷狮,没有说话。
卡米尔看着对峙的两人,最后把盘子放下关门出去了。
“……你吃不吃。”
骑士瞥了他一眼,“请容我拒绝。”
雷狮嘴角的笑意加重了,如果忽略他眸子里阴冷阴冷的光,“别逼我亲自喂你。”
安迷修依旧无动于衷。
雷狮一胳膊把人怼床上,“你逼我的。”
声音仿佛是从牙里挤出来。
安迷修的手抓着雷狮的胳膊,但是这样的姿势他完全使不上力,只能被迫僵着。
“你起来。”安迷修最后说,“我自己来。”
雷狮闻言立刻松手,还把盘子端过来,还把叉子递给他。
然后看着他吃。
“……你盯着我干嘛?”
“看你好看。”
好吧安迷修,你认输吧,你一辈子也说不过眼前这个海盗头子的。
其实雷狮昨晚上在把安迷修做的几乎没有半点知觉后随便问了他一句。

“主教真的是你义父吗,一天到晚不知道被拿来挡刀子了?”
“……哈啊……就是……我……义父……啊……”

安迷修没有再透露更多,随着这句话之后的就是压抑的喘息,在之后喘息就是猛然间断了的,他昏过去了。

似乎是听到这句话雷狮莫名其妙的停下来的,不知道为什么。
然后给他清理好后还把人整个换到他书房,那里有张小床。
鬼使神差。他觉得安迷修跟自己没有那么的血海深仇苦大仇深,他觉得杀了自己父母的人不是他。
我他妈到底在做什么?仇敌在眼前竟然不是砍了他而是喂他吃饭跟他调情?
雷狮想不通,然后就对自己听之任之了。或许在同情这个傻瓜骑士也许会有的悲惨童年生活,又或许是在同情他被主教拿来挡刀却义无反顾。
乱。
“喂,安迷修。”
“?”埋头吃饭的骑士抬头示意他听见了。
“你人都在船上了,要不就从了我吧?”雷狮说完这句话有种想打自己脸的冲动,这做了一晚上还做出感情来了?
“请容我……”
“闭嘴,”雷狮格外烦躁的说,“反对意见统统不接受。”
“……”他还是认真把饭吃完吧。
雷狮仔细想了想,虽然道不同不相为谋,但也不可否认坚持自己之道是正确的。只有弱者才会选择妥协。
但是……他再次看了看眼前这个白痴,就算他坚持自己的骑士道也不是这样的一味听主教的话吧,也许他是被主教洗脑了?
“喂,你。”
“在下名叫安迷修。”
“我管这么多干嘛,我问你,是不是你杀了那个国家所有的人?”

“啊?”

tbc.

01.http://clover1015.lofter.com/post/1d176857_10360e1b

评论(2)

热度(40)